av女優影片

關於部落格
av女優影片
  • 14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團十堰市委開展南水北調主題團課隊課


  《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18日07版)
  本報訊(記者謝湘 通訊員張本娟)由團十堰市委、十堰市少工委聯合組織的“一江清水送北方·我們都是護水人”南水北調主題團課、少先隊活動課日前在全市830所大中小學校約44.76萬名青少年學生中集中展開,活動向十堰青少年普及南水北調知識,動員青少年學生保護水質、愛護水源。
  十堰市人民小學少先隊各中隊輔導員向學生認真講解了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相關知識,各小隊通過搜集相關材料為同學們介紹十堰市為南水北調工程所作的貢獻。通過小品展示、環境調查表的分析,同學們瞭解到家鄉的環境需要大家共同保護,要用實際行動去影響身邊的人共同參與保護水質的行動。
  在鄖陽一中,各年級同學觀看了南水北調相關視頻和催人淚下的《老家都去哪了》MV,全體同學莊嚴宣誓,爭當護水宣傳員和護水志願者。在十堰職業技術(集團)學校,2000餘名學生在“一江清水送北方 我們都是護水人”的主題橫幅上簽名,併在馬家河流域開展了“四清行動”志願服務。
  本次活動是團十堰市委服務南水北調8大活動的其中一項,也是繼“四清行動·我們都是護水人”萬名志願者保水質行動後的又一次集中行動。  (原標題:團十堰市委開展南水北調主題團課隊課)
繼續閱讀

收到6000元說不清法院稱屬不當得利


  京華時報訊(記者裴曉蘭)趙女士給夏先生轉賬6000元,她稱是借款要求夏先生返還。夏先生則說是合伙辦茶館的出資。記者昨天獲悉,因雙方均拿不出證據,密雲法院判決此款為不當得利,由夏先生返還給趙女士。
  2014年1月24日,趙女士通過中國農業銀行將6000元匯入夏先生的銀行賬戶。趙女士稱,夏先生以急需資金交納房租為由,向她借款6000元,當時沒有出具借據。她多次索要未果,故起訴要求夏先生返還借款及利息。夏先生稱,該款是趙女士自願加盟其經營的茶莊的費用,不同意返還。
  法院認為,沒有合法根據,取得不當利益,造成他人損失的,應當將取得的不當利益返還受損失的人。本案中,雙方各執一詞。夏先生取得該款卻沒有合法根據,應當返還趙女士。判決後,趙女士申請了強制執行。  (原標題:收到6000元說不清法院稱屬不當得利)
繼續閱讀

四川康定發生6.3級地震 重慶等多市有震感


  每日經濟新聞
  網友說,重慶也有震感。四川樂山、綿陽…眉山等地方也震感強烈
繼續閱讀

莫言獲諾獎前已多次被提名大熱門村上春樹只上了賭局名單


  每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必須經歷至少兩次提名,才會進入最後的五人候選名單;外界認為2012年中國作家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是和日本作家村上春樹PK後最終勝出,而事實上莫言參與的是五人競爭,而不是兩人……昨天,第三屆21世紀世界華文文學高峰會議在南京大學召開。現場,諾貝爾文學獎五人評委會成員、瑞典學院前常務秘書賀拉斯·恩格道爾向現代快報記者透露,莫言獲獎前曾被提名過好多次,他本人就在好幾個夏天都在讀莫言的作品。而村上春樹是否在名單里不便透露,“我只能告訴你,他只是在賭局上的名單出現而已。”
  通訊員 劉成 現代快報記者 俞月花
  賀拉斯·恩格道爾
  1948年生於瑞典,是瑞典作家、文學研究家和批評家,也是丹麥奧爾胡斯大學北歐文學教授。1997年當選瑞典學院院士。1999年至2009年,連續11年擔任瑞典學院的常務秘書。期間,每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都由他親自宣佈。
  莫言最後獲獎,不是兩人PK,而是5人競爭
  昨天上午,在南大仙林校區的一間貴賓室里,恩格道爾向現代快報記者介紹了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細節。他說,每一位文學獎得主,必須要經歷至少2次提名,才有機會進入最後的5名候選人名單。而莫言獲獎前,曾被提名過很多次,“就像騎自行車一樣循環。”那麼,莫言究竟總共被提名了多少次呢?恩格道爾表示,“50年後才能講(諾貝爾文學獎提名有保密50年的規定)。我只能說,我在好幾個夏天都在讀莫言的作品。”
  2012年,莫言獲獎前,國內很多媒體報道稱,他和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呼聲最高。大家認為,他最終是在跟村上春樹兩人的PK中獲勝。對此,恩格道爾昨天澄清說,事實上,當年莫言參與的是5人競爭,而不是2人。
  關於莫言獲獎,幕後討論投票的爭議大不大呢?他說,如果談文學討論的話,每個獲獎者在得獎前和得獎後都會有爭議。“完全沒有爭議的,在歷史上還沒有過。”他表示,18個院士有不同的文學口味,從來沒有過大家口味一致的。“總有一些院士提出不同的看法。”他透露,莫言獲獎的爭議不激烈。
  這幾年,每次談到諾貝爾文學獎,都繞不開一個人:日本作家村上春樹。他是不是在5人候選名單中出現次數最多的作家呢?恩格道爾說,村上春樹是否入圍,官方從未對外透露,“我只能告訴你,他只是在賭局上的名單中出現而已。”
  不方便談喜歡哪位中國作家,怕引起誤解
  作為諾貝爾文學獎的評委,本人的閱讀習慣和喜好會不會影響最後的評選結果呢?恩格道爾表示,他們會保持比較客觀的態度,“越是特別喜歡的,越是要警惕。”那麼,對於中國作家,他比較喜歡哪一個呢?恩格道爾坦言,不對外談自己喜歡的作家是誰,“怕引起誤解”。
  他說自己讀過很多中國作家的作品,不僅有瑞典文的,還有法文翻譯的。
  對於中國已故作家及作品,能否談一談呢?恩格道爾還是委婉地說,“實際上我們的工作不是研究文學史,在討論里也不大會往回走,去談論那些已經成為歷史的作家。”
  曾有作家接到獲獎電話很生氣,以為遇到騙子
  每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都由瑞典學院常務秘書親自宣佈。在恩格道爾1999年至2009年擔任瑞典學院常務秘書的11年裡,他每年都是在公佈前的半小時,親自給獲獎者打電話,告訴他們好消息。
  昨天,他也向記者透露,部分獲獎者在收到通知後的反應各不相同。
  2001年獲獎的印度裔英國作家維蘇奈保爾在獲得消息後,幾乎發怒了,“以為是有人來騙他的。他說,你根本不是瑞典學院的,以為是忽悠他。”結果,恩格道爾把瑞典學院電話告訴對方,讓他撥打確認,對方纔相信。
  2004年獲獎的奧地利女作家埃爾弗里德·耶利內克,在得知獲獎後居然表示“不可能到你那兒領獎。”她的理由是“我有社交恐懼症,我怕見人。”後來,她果真沒來領獎。最後,還是恩格道爾和另一位院士去了維也納,“在一個5人房間里給她頒了獎。”
  諾貝爾文學獎是這樣評出來的
  第1步 每年2月1日前提名截止
  每年12月到次年1月,瑞典學院會向全世界發出1000多封信,邀請有提名資格的人提名。4類人有資格提名:各國作家組織的主席、文學正教授、院士或者相當於院士機構的成員,以及曾經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2月1日前,提名名單必須寄回瑞典學院。每年幾乎都會集齊一張200多人的名單。
  200多人的名單中,有每人的簡介和作品,然後編輯200多份檔案。每年2月份,先由瑞典學院的18個院士把200多人的名單篩選至20人。這18個院士中,選5人組成評審委員會,恩格道爾就是5人之一。
  院士們將根據自己的特長分工,仔細研究這20個作家的作品。比如對詩歌比較熟悉的,就可以深度瞭解詩人候選作家的作品。然後將名單縮至5人,大概在每年5月底結束。
  夏天,瑞典學院的18個院士都要來讀5個候選作家的作品。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因為世界上主要有40多種文學語言,18個院士加起來,可以讀十多種,讀譯文可以讀其中的90%。必要的時候,還會採用一種保密的方式,請翻譯幫助翻譯作品,甚至還會請專家來寫報告,以便讓院士們更接近這些作家的作品。其中,就有一個院士會讀中文、還會寫中文。
  評委會5個院士每人要寫一個作家的評論報告。寫完評論後,就要召開四五次的全院會議,一般是在每周四下午開會,討論、辯論閱讀成果。直到人選中有一名候選人獲得10票以上。
  通常在公佈前的一個星期,大家投票決定最後的獲獎名單,然後討論頒獎詞怎麼擬定。10月的第一個周四或者第二個周四,諾貝爾獎基金會就讓他們公佈名單。
  釋疑:第二名下一年獲獎幾率大不大?
  評選到最後一輪,會不會因爭論不休,甚至導致最後翻盤的情況發生呢?他表示,不會因為爭論而翻盤,通常都是少數服從多數。
  如果第二名落選了,下一年會不會有很大的幾率評選上?恩格道爾回答說,這種情況可能發生,但也不一定如此。“明年還是從零開始,先提名再篩選,並沒有所謂排隊的說法。”
  恩格道爾還透露一個有趣的現象:有些候選人一連出現過幾次後,突然消失了,後來十幾年都沒有出現過。但是突然有一年又出現了,“比如2007年獲獎的英國作家多麗絲·萊辛。80多歲的老太太,她又來了!”所以,他表示,只要作家沒去世,都有希望。   (原標題:莫言獲諾獎前已多次被提名大熱門村上春樹只上了賭局名單)
繼續閱讀

開車玩手機,人大代表建議入刑


  □金陵晚報記者 李有明
  通訊員 徐超 丁崇和
  針對開車玩手機,近日,有全國人大代表建議入刑,寫入危險駕駛罪。對此,有人支持,認為開車玩手機,屬於“盲駕”,完全罔顧他人和自己的生命,危害不亞於醉駕,應該入刑。也有人反對,開車玩手機目前屬於違法行為,罰款50元記2分,直接入刑太苛刻了。
  記者瞭解到,因開車玩手機而引發的事故,在南京並不少見,以輕微碰擦事故居多。交警表示,人大代表建議的出發點是好事,但開車玩手機是否入刑,肯定要慎重,因為影響面很廣。
  7分鐘看39次手機
  在關於人大代表建議開車玩手機入刑的報道中,提到最近發生的案例:今年9月,公交車司機高某在駕駛過程中,不到7分鐘的時間里,掏出手機一共低頭看了39次;車內監控視頻顯示,他幾乎是每低頭看一眼手機,再看一眼前方路況;結果,就在他看手機的時候,公交車與騎自行車的楊某發生碰撞,楊某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其實,開車玩手機而引發的事故,十分常見。最近幾天,江寧交警就處理2起類似事故。一名女司機在接近路口減速時開始玩微信,結果沒註意前方車輛剎車,撞車了。還有一名司機開車時,手機響了,於是低頭在包里找手機,結果方向跑偏撞到了路牙。
  市民建議加大罰款和記分
  對於開車玩手機入刑,記者採訪了一些行人和車友。他們表示,開車玩手機是危險行為,很容易引發事故,但入刑有點太苛刻了。
  車友張先生說,他經常開車時接到電話,為了防止影響開車,他特意買了一個藍牙耳機,但有時也直接拿手機接電話。“開車玩手機目前屬於違法行為,罰款50元記2分,如果說,我開車時用了一下手機,就屬於罪犯了,這也太嚴厲了。”張先生說。
  張先生說,可以先加大罰款和記分的力度,比如,之前的闖紅燈是罰款200元記3分,現在變成罰款200元記6分;之前的不按規定安裝號牌,如遮擋號牌,罰款200元記6分,現在是罰款200元記12分。尤其是涉及號牌違法,一次性扣12分,此類違法行為現在少了很多。
  開車玩手機入刑要慎重
  一位長期從事事故處理的交警表示,開車玩手機入刑,一定要慎重。
  該交警表示,從事故的情況來看,如果開車玩手機引發事故,造成了嚴重後果,比如致人傷亡,根據規定達到了一定的標準,就構成交通肇事罪。如果開車玩手機沒有引發事故,或者引發的事故未造成嚴重後果,也要入刑的話,要值得商榷。
  “所有的違法行為都有可能造成交通事故。從這個角度來看,如果開車玩手機入刑了,闖紅燈入不入刑?”該交警說。
  2012年5月1日之前,酒後駕駛都屬於違法行為,只是飲酒後駕駛和醉駕的處罰標準不一樣。2012年5月1日起,醉駕入刑,但飲酒後駕駛依然是違法行為。以此為例,該交警表示,假如開車玩手機入刑,也應分不同情況,不能一刀切。
  現在還有一個問題是“盲駕”,中國擁有手機者大概80%都是低頭族,刑法要把脈當前的社會,對“盲駕”這件事應該有一個說法,怎麼處罰?
  全國人大代表蔣婉求
  建議增加這一條。因為醉駕入刑已經使事故率大大降低了,如果再把毒駕和玩弄手持終端再入刑的話,我相信事故的發生率肯定會進一步下降。
  重慶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沈金強
  應該首先試一下治安處罰能不能制止這個行為,如果制止不了的,刑法懲罰作為一個最後手段再來使用。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刑法學專家阮齊林
  司機甲:我覺得挺好的,其實這個事包括我自己在內我覺得每個司機可能都知道它很不安全,但是這個手機上癮,就是你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如果法律有一個外力來控制的話我覺得非常好。
  司機乙:我不贊同,我覺得這個有點小題大做了。周靜 整理  (原標題:開車玩手機,人大代表建議入刑)
繼續閱讀

人人樂錦繡店滷豬肚檢出“瘦肉精”


  南方日報訊 (記者/孫穎)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下簡稱“市食藥監局”)2日發佈了最新一期的食品抽檢情況。記者瞭解到,深圳人人樂商業有限公司錦繡購物廣場的散裝滷豬肚被檢出萊克多巴胺,俗稱“瘦肉精”的其中一種。此外,抽檢還發現2批次大米鎘超標、1批次白酒“塑化劑”超標等。本次抽檢未發現在食品中添加三聚氰胺、蘇丹紅、硼砂等非食用物質的情況。
  105批次樣品不合格
  據瞭解,本次抽檢深圳食品生產、流通及餐飲三個環節經營主體630家,抽檢各類食品和食品相關產品2612批次,其中不合格樣品105批次,不合格產品檢出率為4.0%。
  本次抽檢,發現8批次樣品食品污染物超標,污染物包括:鉛、鎘、萊克多巴胺、鄰苯二甲酸酯、黃曲黴毒素B1。
  記者查看不合格表格發現,散裝滷豬肚被檢出萊克多巴胺的深圳人人樂商業有限公司錦繡購物廣場,位於寶安區民治街道布龍公路北側錦繡江南11棟1057、1058、2001。據市食藥監局介紹,萊克多巴胺是一種腎上腺類激素,是俗稱“瘦肉精”的其中一種,該類物質添加於飼料中可增加動物的瘦肉量,由於其安全性優於鹽酸克侖特羅類“瘦肉精”,在美國等部分國家,萊克多巴胺還是允許使用的獸藥,但考慮到我國的國情及飲食習慣,目前仍然禁止在飼料中使用萊克多巴胺。
  上述人人樂商業有限公司錦繡購物廣場的散裝廣東腊肉則被查出過氧化值不合格。據介紹,這說明產品生產經營過程可能存在原料把關不嚴、過程監控不足、貯存條件不當等問題。
  2批次大米檢出鎘超標
  抽檢發現深圳市福滿園飲食服務有限公司石岩分店的散裝大米、深圳市寶安區民治萬勝發商場的散裝紅米鎘超標,而深圳萬匯佳商貿有限公司坪山萬福佳商場銷售的“400g/盒 一級”的知福鐵觀音茶(生產日期為2014年4月16日)鉛超標,該茶葉的生產商則為深圳市樂知福貿易有限公司。
  此外,還有2批次皮蛋被檢出鉛超標。分別為坪山新區惠恩副食店銷售的的湖北松花皮蛋(生產日期為2014年6月28日)、龍崗區葵涌金龍副食行銷售的港龍鴨司令松花皮蛋(生產日期為2014年7月20日),上述兩產品規格等級均為“450克/袋 二級”,生產商也都是惠州市惠港龍蛋品加工廠。
  市食藥監局表示,雖然考慮到超標情況和飲食習慣,上述重金屬超標食品尚不至於對人體健康產生即時危害,但由於重金屬會在體內蓄積,不易排出,因此對重金屬超標風險較高的食品,還是要儘量避免進食。
  本次抽檢發現多個餐飲單位面製品鋁超標,如羅湖區蓮塘海鮮酒樓的散裝麥包、深圳君逸酒店有限公司萬壽宮酒樓7月12日生產的散裝即食金沙包、即食奶黃包鋁的殘留量(面制部分)超標。市食藥監局提醒各食品經營單位,從7月1日起,面製品(油炸面製品除外)不再允許使用含鋁膨松劑,各有關單位應立即改用無鋁膨松劑,以免造成產品超標。
  市民想要瞭解詳解的食品抽檢情況,可登錄深圳市市場監管局網站(http://www.szscjg.gov.cn)查詢或關註“食安深圳”官方微博、微信。市食藥監局表示,經營者應將在售的同一生產日期的同批次不合格產品主動下架,消費者也可向市食藥監局反映該種情況,該局將及時處理。  (原標題:人人樂錦繡店滷豬肚檢出“瘦肉精”)
繼續閱讀

人人樂錦繡店滷豬肚檢出“瘦肉精”


  南方日報訊 (記者/孫穎)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下簡稱“市食藥監局”)2日發佈了最新一期的食品抽檢情況。記者瞭解到,深圳人人樂商業有限公司錦繡購物廣場的散裝滷豬肚被檢出萊克多巴胺,俗稱“瘦肉精”的其中一種。此外,抽檢還發現2批次大米鎘超標、1批次白酒“塑化劑”超標等。本次抽檢未發現在食品中添加三聚氰胺、蘇丹紅、硼砂等非食用物質的情況。
  105批次樣品不合格
  據瞭解,本次抽檢深圳食品生產、流通及餐飲三個環節經營主體630家,抽檢各類食品和食品相關產品2612批次,其中不合格樣品105批次,不合格產品檢出率為4.0%。
  本次抽檢,發現8批次樣品食品污染物超標,污染物包括:鉛、鎘、萊克多巴胺、鄰苯二甲酸酯、黃曲黴毒素B1。
  記者查看不合格表格發現,散裝滷豬肚被檢出萊克多巴胺的深圳人人樂商業有限公司錦繡購物廣場,位於寶安區民治街道布龍公路北側錦繡江南11棟1057、1058、2001。據市食藥監局介紹,萊克多巴胺是一種腎上腺類激素,是俗稱“瘦肉精”的其中一種,該類物質添加於飼料中可增加動物的瘦肉量,由於其安全性優於鹽酸克侖特羅類“瘦肉精”,在美國等部分國家,萊克多巴胺還是允許使用的獸藥,但考慮到我國的國情及飲食習慣,目前仍然禁止在飼料中使用萊克多巴胺。
  上述人人樂商業有限公司錦繡購物廣場的散裝廣東腊肉則被查出過氧化值不合格。據介紹,這說明產品生產經營過程可能存在原料把關不嚴、過程監控不足、貯存條件不當等問題。
  2批次大米檢出鎘超標
  抽檢發現深圳市福滿園飲食服務有限公司石岩分店的散裝大米、深圳市寶安區民治萬勝發商場的散裝紅米鎘超標,而深圳萬匯佳商貿有限公司坪山萬福佳商場銷售的“400g/盒 一級”的知福鐵觀音茶(生產日期為2014年4月16日)鉛超標,該茶葉的生產商則為深圳市樂知福貿易有限公司。
  此外,還有2批次皮蛋被檢出鉛超標。分別為坪山新區惠恩副食店銷售的的湖北松花皮蛋(生產日期為2014年6月28日)、龍崗區葵涌金龍副食行銷售的港龍鴨司令松花皮蛋(生產日期為2014年7月20日),上述兩產品規格等級均為“450克/袋 二級”,生產商也都是惠州市惠港龍蛋品加工廠。
  市食藥監局表示,雖然考慮到超標情況和飲食習慣,上述重金屬超標食品尚不至於對人體健康產生即時危害,但由於重金屬會在體內蓄積,不易排出,因此對重金屬超標風險較高的食品,還是要儘量避免進食。
  本次抽檢發現多個餐飲單位面製品鋁超標,如羅湖區蓮塘海鮮酒樓的散裝麥包、深圳君逸酒店有限公司萬壽宮酒樓7月12日生產的散裝即食金沙包、即食奶黃包鋁的殘留量(面制部分)超標。市食藥監局提醒各食品經營單位,從7月1日起,面製品(油炸面製品除外)不再允許使用含鋁膨松劑,各有關單位應立即改用無鋁膨松劑,以免造成產品超標。
  市民想要瞭解詳解的食品抽檢情況,可登錄深圳市市場監管局網站(http://www.szscjg.gov.cn)查詢或關註“食安深圳”官方微博、微信。市食藥監局表示,經營者應將在售的同一生產日期的同批次不合格產品主動下架,消費者也可向市食藥監局反映該種情況,該局將及時處理。  (原標題:人人樂錦繡店滷豬肚檢出“瘦肉精”)
繼續閱讀

“丈母娘送賓利”或只是個傳說


  丈母娘在婚宴送女婿4百萬賓利車,女婿激動下跪。近日,在安徽馬鞍山一對新人婚宴上,丈母娘當場宣佈贈送女婿一輛價值400萬元左右賓利牌轎車。新郎在搞清楚特別嫁妝為何物後當眾跪下,向丈母娘保證一輩子不辜負她女兒、孝順雙方父母,將丈母娘感動得也在臺上流淚,一個勁說“好兒子,快起來”。(10月4日《金陵晚報》)
  不得不承認,這個新聞確實很抓眼球。丈母娘、女婿、賓利、400萬、流淚、下跪……所有這些要素混搭在一起,讓人恍若來到某些精心策劃的選秀或相親節目的現場。毫無懸念地,“丈母娘送賓利”成了當天網絡上轉載和關註率最高的熱門新聞之一,再次引發了網友們對愛情、親情以及金錢等“永恆問題”的大討論,甚至有人“羡慕嫉妒恨”,發出了“土豪丈母娘也能改變人生”的慨嘆。
  可是且慢激動。該新聞是否屬實,或者說相關細節是否完全沒有走樣,似乎還難以保證。該新聞源自一位劉先生的爆料,所有的過程和細節都由劉先生“獨家提供”。通過劉先生,記者也試圖採訪被贈“土豪金”的女婿張先生,但被對方婉言謝絕,於是記者本想通過女婿再採訪丈母娘的計劃也無法實現。很顯然,整篇報道都建立在劉先生一個人“自說自話”的基礎上,缺乏更多的證據和第三方印證。我倒並不是懷疑劉先生故意誇大事實或捏造事實,我只是覺得,一個人的記憶力再好,說不定也有記不清楚的時候;一篇聲情並茂的新聞報道,依據的只是一位“旁觀者”的敘述,似乎也略顯草率。即使採訪不到女婿、丈母娘等當事人,當天參加這一盛大婚禮者想必不再少數,為何不多採訪幾個人以作旁證呢?
  真實性是新聞的生命,在形成報道之前,一定要多方核實、反覆求證,以免誇大事實、誤導公眾。不僅重大報道是這樣,哪怕是“花邊”性的社會新聞,也同樣需要一絲不苟。“丈母娘送賓利”是確有其事,還是只是個傳說?抑或是在事實的基礎上有所誇大和“演義”?我覺得還有進一步核實的必要。
  文/喬志峰  (原標題:“丈母娘送賓利”或只是個傳說)
繼續閱讀

山東驚現"房祖宗" 坐擁16棟樓


  山東驚現“房祖宗”坐擁16棟樓
  國際在線消息:今天資訊非常道:山東驚現“房祖宗”坐擁16棟樓,從房叔房妹再到房祖宗,熱議論後該留下什麼冷思考?專家稱人人買得起房是中國災難,略顯刺耳的話語有沒有合理之處?以房養老試點一齣眾說紛紜,這是拿夕陽賭明天嗎?莫言在北京五環外購置大房,在雲淡風輕的城郊寫作是何等意境?本期《資訊非常道》與您共同討論!  (原標題:山東驚現"房祖宗" 坐擁16棟樓)
繼續閱讀

輕量閱讀


  劉兆亮
  我們先不說閱讀,先說酒。
  由於中央的節儉指令,大剎吃喝奢風,國酒茅臺垂範,銷量銳減,股價腰斬。其餘酒水的銷量,也都應聲潰減,一片哀鴻。
  酒不是個好東西,那麼多酒,這麼多年,一直呼天喝地,價值連城,算是奇葩。這樣剎一剎,既可保口袋,也能護健康。兩全其美。
  但是,經濟要發展,人民要富裕,也不能太停滯。央視報道,四川宜賓一個大酒廠老闆應時搗鼓出一個主意:讓酒水瘦身,大瓶變為迷你瓶,釀工不變,味道一樣,不再是高價。這樣,小價格,小劑量,這家酒廠便能逆市上揚,日子過得微醺怡情。
  我們還不說閱讀,再說黃金。
  這個最貴的市場里,群雄逐鹿,按道理,誰囤的金子噸位重,誰就是金主、贏家。其實,不是這樣,手裡的金子越多,可能就會像故事里所說的那樣,大家到山洞掘金,黃金的重量拿得合理的人,走出來了,拿得多,拿得重的人,統統累死在半途。
  而手裡的黃金怎麼才能賣出味道和格調來,這是黃金老闆們追求的。市場很透明,這些賣黃金的,手藝也是利潤的重要保障。
  重慶本土一家金店,用輕盈的工藝把黃金攤開、擴大,薄如髮絲,做成5元到100元紙幣不等大小,質感與面貌都在,但價格驟降,一千多元就能買到一塊大面積的真金。剛剛面市,讓其一向穩定的銷量突然飛跑起來,真正迎來了“黃金周”。
  我們要談的閱讀,就像上述的酒和黃金一樣,做一次輕型質感的蛻變。姑且稱之為,輕量閱讀。
  想到這個表達時,恰好騰訊也把莫言、蘇童、阿來、劉震雲等傳統、嚴肅的作家納入到他們的騰訊文學顧問團中,還簽了數字版權合作。
  相較於以往的網絡文字要麼碎片化、要麼玄幻化的閱讀。我以為,這次他們要搞的文學路數,也算是與紙質等量齊觀的輕量閱讀。讓嚴肅文學走入網絡,在靈動的形式感中,尋求漢語寫作的輕逸。
  讓白酒變小、把黃金攤薄、請莫言入網。這些都是一個道理:為了快捷、輕鬆、愉悅,沒有負擔地消費。
  看到了這些,我們推出了“輕量閱讀”的概念,也製造了一個載體,與我們的“上游書房”一起交匯互動,那就是名為“上-書-房”的微信公眾賬號。
  每天從這個平臺里,釋放出清新的閱讀空氣。它不是碎片化的星辰,而是一面面,一片片或明或暗,但一定是能讓人有記憶的好天空。每一天,還會向您說,晚安。
  這期,我們節選庫切的小說《青春》中的第九章,這是在小說里談倫敦青春人群的書,一本書,我們只取了一個精彩章節,讀一讀這個2003年諾獎得主的得意之作。
  掃掃二維碼,“上-書-房”上,同步相見。
  青春(節選)
  【南非】J.M.庫切王家湘 譯
  在英國,女孩子對他根本不予註意,也許是因為在他身上仍然殘留著一絲殖民地的傻氣,也許僅僅是因為他衣服穿得不對。當他不穿到IBM上班時的西服時,就只有從開普敦帶來的灰法蘭絨長褲和綠粗花呢上衣了。相比之下,他在火車上或街上看見的年輕人穿黑色窄腿褲子,尖頭皮鞋,有許多紐扣的盒子形的緊身上衣。他們還蓄長髮,頭髮垂在前額和耳朵上,而他仍舊是童年時代鄉鎮理髮師留下的,IBM贊成的那種在後腦和兩側剪得很短,前面整齊地分縫的髮式。
  他的困境中有點不那麼公平的東西,他要是知道到哪兒去找誰表示抗議,他會這樣做的。他的對手做的是什麼樣的工作,允許他們隨心所欲地穿著?而為什麼要逼迫他去追隨時尚?難道內心的品質毫無價值嗎?
  明智的做法是給自己買一身和他們一樣的衣服周末穿。但是當他想象自己穿上這樣的服裝,對他來說,這種服裝似乎不僅和他的個人特性性格格不人,而且是拉丁而不是英國式的,他就覺得抵觸情緒強了起來。他不能這樣做,這會像自己甘願去做騙人的把戲,去做戲。
  倫敦充滿了漂亮女孩。她們來自世界各地:以服務交換免費食宿的互惠姑娘,學語言的學生,或就是來旅游的。如果他能夠鼓起勇氣去和漂亮的外國女人中旳一個說話,他該說些什麼?如果他介紹說自己是一個數學家而不說僅僅是個計算機程序編製員,這算說謊嗎?一個數學家的青睞會給來自歐洲的女孩深刻的印象嗎?還是最好告訴她,別看他外表不起眼,他是個詩人?
  他走到哪兒都在口袋里放一本詩集,有時候是荷爾德林的,有時侯是里爾克的,有時侯是巴列霍的。在火車裡,他賣弄地把書拿出來,全神貫註其中,這是一個考驗。只有非同一般的女孩才會贊賞他所讀的東西,也才會在他身上看到非同一般的精抻。但是火車上沒有一個女孩子註意到他。這似乎是女孩子們到達英國之後首先學到的本事之一:對來自男人的表示不予註意。
  在一本詩歌雜誌里——也許是《領域》,或者是《日程》——他看見了一則通知,詩歌協會為年輕的、沒有出版過作品的作者組織每周一次的研討班。他穿著他的黑西服,在通知的時間出現在通知的地點。門口的女人懷疑地審視著他,要他說出年齡。“二十一歲。”他說。 這是謊話,他二十二歲了。
  他的詩人同伴們坐在周圍的皮扶手椅里註視著他,冷淡地點點頭。他們似乎互相認識,他是惟一的一個新來的人,他們比他年輕,事實上還是十幾歲的青少年,只有一個腿有一點跛的中年人,他是詩歌協會裡的一個什麼人物。他們輪流朗讀各自最新寫的詩歌。
  下一個星期他又出席了,研討班結束後,他和一個女孩子一起喝咖啡,女孩子朗讀的詩是關於車禍中死亡的一個朋友,從某個觀點來看是一首好詩,平靜,不做作。
  星期日下午他們在萊斯特廣場碰頭。他們上次差不多說好了去看電影,但是作為詩人,他們有責任最充分地生活,因此他們回到她在高爾街的房間,在那兒她允許他給她脫衣服。 他對她赤裸的身體的勻稱的線條和象牙般白皙的皮膚感到十分驚異。他心裡在想,所有的英國女人脫去衣服都這麼美麗嗎?
  他們赤裸著擁抱在一起,但是他們之間沒有熱情;而且很明顯,熱情也不會再增加了。最後女孩退縮了,兩臂交叉抱在胸前,推開了他的手,默默地搖了搖頭。
  他們一聲不響地穿好衣服。“對不起。”她說。他聳了聳肩。他並不生氣。他不怪她。他不是沒有自己的直覺。她給他下的判決也會是他自己的判決。
  這個事件之後他不再到詩歌協會去。反正他在那裡從來也沒有覺得受到過歡迎。
  他最大的願望,比有個英國女朋友要大,甚至比有個瑞典或意大利女朋友更大的願望是有一個法國女朋友。如果他和一個法國女孩有一段狂熱的戀情,他肯定自己就會被法語的優雅和法國人思維的精妙所觸動,並得到提高。
  法蘭西是世界上最文明的民族。所有他尊敬的作家在法國文化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詣,多數都把法國看作他們的精神家園——法國,以及某種程度上還有意大利,雖然意大利似乎正遭受著艱難的時世。十五歲時,他給英國佩爾曼教育研究院寄去了一張五英鎊十先令的郵政匯票,收到他們寄給他的一本語法書和一套練習,做完後再寄回教育研究院去批改打分。
  但是他的努力毫無結果。他找不到法語的感覺。雖然他能夠閱讀簡單的散文體課文,卻無法在腦子裡想象出課文聽起來是什麼樣子的。法語抗拒他、排斥他,他找不到入門的方法。
  從理論上講,他應該覺得法語容易。他懂拉丁文;有吋為了消遣他會朗讀上幾段拉丁文——不是黃金時代或白銀時代的拉丁文,而是拉丁文《聖經》時代的拉丁文,粗暴地無視古典詞序。
  然而他真正有感情的語言是德語。他讀德國的詩歌,理解得不錯。他恨贊成在德語中每一個音節都被賦予了應有的分量。在南非荷蘭語仍殘留耳際之時,他感到德語的句法很熟悉。事實上他 喜歡德語句子的長度,喜歡在句末動詞複雜的堆砌。在讀德文的時候,他有時會忘記自己是在使用外語。
  巴赫曼的作品他讀了一遍又一遍;他讀貝托爾特,漢斯。在德語中有一種潛在的冷嘲很吸引他,雖然他不能肯定自己清楚地領會了為什麼會這樣?——實際上他還疑惑這會不會只是他想象出來的。他可以去問,但是他不認識別的讀德國詩歌的人,正如他不認識說法語的人一樣。
  剩下的還有荷蘭。他一向認為荷蘭詩歌相當枯燥,但是西蒙·溫肯努格的名字不斷在詩歌雜誌上出現。溫肯努格是惟一的一個似乎進人了國際舞臺的荷蘭詩人。他把大英博物館中所有的溫肯努格的作品都讀了,沒有受到什麼鼓舞。溫肯努格的作品暄鬧、粗俗,沒有任何神秘性。如果溫肯努格是荷蘭惟一能夠拿得出來的詩人,那麼他最壞的猜想得到了證實:在所有的民族之中,荷蘭人是最乏味、最和詩歌相左的民族。他的尼徳蘭傳統不過如此,他還不如只會一種語言呢。
  卡羅琳時不時地往辦公室打電話約他見面。但是一旦他們在一起了,她卻毫不掩飾對他的不耐煩。他怎麼能夠不遠千里來到倫敦,她說,卻又把日子花在用機器加數字上?她說,看看你的周圍吧,倫敦是一個新奇事物和娛樂消遣的入展廳。他為什麼不放開自己,好好享樂一番?
  “我們有的人生來就不會享樂。”他答道。她把這話看作是他的一個小小的玩笑,並不想去理解。
  卡羅琳在她度過夜晚時間的夜總會裡究竟做些什麼?在衣帽間里掛大衣賺小費嗎?端托盤送飲料嗎?還是說,在夜總會工作只是別的事情的委婉說法?
  她在夜總會裡認識的人中,她告訴他,有勞倫斯·奧利維爾。勞倫斯·奧利維爾關心她的表演事業。他答應在一個尚未具體說定的劇里讓她演一個角色。他還邀請她到他的鄉間別墅去。
  他對這個消息應該怎麼想?在劇里演個角色聽起來像是謊話;但是,是勞傖斯在對卡羅琳說謊,還是卡羅琳在對他說謊?勞論斯·奧利維爾現在肯定已經是個滿嘴假牙的老頭子了。是不是現在,在1962年,在倫敦這個地方,嫉妒已經是種過時的感情了?
  很可能勞倫斯·奧利維爾,假如果真是他的話,會給予她全套的鄉間別墅的接待,包栝派專職司機開車到火車站去接她,男管家伺侯他們進餐。然後,當她被紅葡萄酒弄得醉醺醺的時候,他將把她領到他的床上,對她動手動腳,她會任其發生;是出於禮貌,感謝他當晚的款待,也是為了她的事業。在他們兩人親密相處的時候,她會費心提到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情敵嗎?一個在計算機公司工作的、住在脾樓路附近一間房子里、有時寫點詩的小職員嗎?
  他不明白卡羅琳為什麼不結束和他、這個小職員男朋友之間的關係。和她在一起度過一個夜晚,在凌晨的黑暗中躡手躡腳地回家的時候,他只能祈禱她不再和他眹系。確實,有時候她會一個星期一點音訊也沒有。然後,在他剛剛開始感到這段關係已經是過去的歷史之時,她會來個電話,整個過程又會重新開始。  (原標題:輕量閱讀)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